小草韩漫最新版app下载

星期一, 9月 20, 2021

() 下一刻,雪如楼他们就见识到了易红仙人那诡异的能力;

有点像是言灵,但是又不是那么回事,他们看的清楚,然而诡异的是当施展完毕后,那原本清晰的记忆却是突然模糊,完不记得易红仙人的能力是什么,具体怎么样,而这种情况也没有感觉到自己中招什么的,相当怪异。

而那原本对于要立誓还沉默抗拒的仙人们,却是突然完转变,带着一副迫不及待的姿态,飞快利落的发了誓,看的雪如楼他们不由目瞪口呆;

这转变的也太夸张了吧~!

不过,虽然对于这一情况深觉夸张,但是他们也明白这是易红仙人的手笔,虽然对于刚才明明亲眼看着发生改变的一幕已经模糊不清到底如何,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了解到易红仙人能力的一角;

而由此他们又想到易红仙人一直的话语,那总是比他们知道多一点,似乎一直在‘预知’的话语,总是让人不安。

不过,虽然有那么多不了解和不安,但是易红仙人对雪如楼那甚至是有点儿热情的善意,以及他带着手下五十多名仙人立下的誓言;

不管他要跟在自己身边所图到底是什么,起码那种善意做不得假,而且,易红仙人那种似乎是预知的能力他根本没有掩饰的意思,甚至还是他特意展露出来给雪如楼看的~!

那么,在面对能力这般诡异而让人忌惮,却对自己抱有极大的善意,要与自己一起走虽然听着明显怪异不对劲;但是瑕不掩瑜,一起走的好处已经大过那还没有显露出来的害处,那么,有什么理由一定拒绝吗?不,并没有。

雪如楼心态缓和,算是想通,也算是妥协,再看易红仙人的时候已经能以平常心看待了;

而对于雪如楼那完不掩饰的自身变化,易红仙人虽然没说什么,但那淡然的眉眼倒是柔和了几分;

他虽然因为不得已亦不能说明的原因必须跟着雪如楼,已经有了会被误解,被厌恶,甚至被敌视的准备,但是,当雪如楼因为他满心的善意,最后竟还能用平常心看待他,好似真把他当成朋友,而非因为一个誓言就那般,他还是挺感动的。

轻柔粉嫩美少女谜之诱惑私房写真

“具体的你应当不清楚,那处,因为各家都有地图,都知晓那里会产出什么,知晓产出的时间,所以”而雪如楼和易红仙人心态都改变良好后,两人之间气氛的和谐,只让他们身后的自己人之间气氛稍缓,易红仙人看着下方那越来越熟悉的景色,只出言说道;

“嗯?那地方,难道是广珍域?!”而在易红仙人因为临近目的地,出声想提醒雪如楼目的地会有很多人去,倒是肯定烦扰混乱;雪如楼却是因此对号入座,明白了那他知道会有极大收获的地方究竟是哪里~!

“原来你知晓那处,只是因为提醒才想起,是看到的模糊么?”易红仙人有些诧异的开口说道,雪如楼却是摇头;

“很清晰,不过我之前知晓广珍域也仅是道听途说,那时也就没有立即想起那处是哪儿。”

“虽有威胁在侧,但是,派系的存在,几乎已经划定了潜规则。”易红仙人突然牛头不对马嘴的说道,让众人都是一怔,然后却也迅速明白了他突然没头没脑的说那话是什么意思。

“红派依旧是你的红派,我并不会干涉。”明白易红嫌热突然提及派系问题,又想到广珍域那儿必然是群雄会聚,估计到时就是他想低调做人,不去招惹别人,那也得别人能答应;不然,与其被人家欺负到头上,还不如自己先动手~!

“不,你以为到时,你带着这几个人,他们会放过你们?”看着雪如楼依旧想的单纯,易红仙人也觉无奈,话他说的几乎露骨,要是说的再明白些,那就等于直接说穿了;

身后那些红派仙人们虽然立誓跟随易红仙人之余,对于雪如楼他们所知所见所闻都不会外泄,但是,不要真把别人当傻子,该敛着的还得敛着。

“你的意思是”而易红仙人话说的那般直白,几乎已经说透了,雪如楼再听不明白那是得多蠢~!

“你是我红派的副头领,这些是你的人,到时你什么也不用说,我会带你进去。”易红仙人说道,说话时一直看着他,似乎是担心让雪如楼当副头领他会不愿,不过说完看着雪如楼和其他人面色正常,倒也点头;

能理解就好,若是遇上不愿屈居人下的那种,面上一片祥和,内心怨怼狂躁,那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如此甚好。”易红仙人神色和缓,而后扫了一眼身后红派仙人们,看他们面色正常,起码明面上很是正常,只收回了目光,看向前方;

“穿过那片山脉就到了,勿要再语。”易红仙人正色起来,雪如楼点头表示明白,陌星子他们一路就没怎么吭声,同样表示自己不会犯蠢,至于那些红派仙人,易红仙人对已经立誓,同时也被自己稍微收拾了过的他们还是有信心的。

一行人安静的从那片山脉上空飞过,面前霍然出现了被层层叠叠深深浅浅的

暗色凝固云雾充斥弥漫的极广区域;

举目眺望,远处的远处有着色彩不同的几簇显眼的光芒,在冥仙谷中这种偏暗的环境中尤为显眼。

“其他三个派系都到了,需要过去。”而在众人打量遥远处那些色彩不同却汇聚在一起的光源处的时候,易红仙人只说了一句,然后就朝那边飞去,雪如楼他们见状只安静跟上,红派仙人们也迅速跟着飞去。

因为是速前进,虽然颇远,但也没用太多时间就赶到了。

距离近了之后,雪如楼他们才发现,那些各色光芒,竟是一颗颗散发着光芒的透明圆球,其内放置着一块下品仙晶,仙晶下压着一滩有些浑浊的绿色半固态液体,如丝网一般的光线从其蔓延出来,充斥整个圆球,纯净的仙力沿着那些丝网从蓝色的仙晶中徐徐释放,通过圆球绽放出瞩目光芒,以及屏蔽挡开周围混杂仙魔气的淡淡仙气。

那是什么东西。

雪如楼他们见状均是惊异,不过转瞬就恢复常色,周围仙人们对此都司空见惯,似乎那是常识,他们也没法儿多问,只敛眸跟着易红仙人放缓飞行速度,然后靠近到那些仙人们近前。

在场的仙人数量颇多,若是加上他们这方,人数已然和已知的还活着的仙人数量大致相同,所以,所有仙人都因为广珍域的开放倾巢而出,汇聚于此了么。

雪如楼他们神色不变,神识虽然探出却没有大刺刺的探过去,只在周围游走,目光却是迅速而不着痕迹的在面前那些仙人,或者说那三方仙人中领头的仙人身上梭视;

四个派系原本的人数应该都差不多,不过被金影袭杀,还有秋松仙人和桂田仙人当初各自带着,最后莫名其妙死在了秀林中,统共四十多名两个派系的仙人;

现在四个派系,除了易红仙人的红派手下依旧是五十多,还有一对兄弟头领的派系也是五十多外,其他两个派系都只有三十多人了。

对此,在那两个派系的人发现混在红派中的秋松仙人和桂田仙人后,那齐刷刷的怒目,只让易红仙人都忍不住回头看来;

“易红~!你这是何意~!竟然包庇如此残暴之人~!!”下一刻,不远处那一起为头领的兄妹俩只愤怒非常的冲了过来,虽然是在易红仙人面前愤怒质问,但是目光却是锁定在一旁,脸色发白的秋松仙人身上。

“你们派系的人,是死于非命,并非死于他手,且他们早已死去大半年了。”易红仙人看着面前一脸愤怒的少女说道,而一旁同样面带怒意的青年没有开口,只在目光冷冷的停在秋松仙人身上;

“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把他交给我们,此事与红派再无干系。”

“他也一样,把他交给我,剩下的亦不关红派。”几乎在那青年话音刚落的瞬间,另一个派系的头领只冷冷开口,虽未上前过来,但那眸中和冰冷话语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们是想联手?”而面对两个派系的头领的逼迫,易红仙人不怒反笑,带着奇异笑容说道,让一旁一直没吭声,只围观的雪如楼不由一怔;

总觉得有人要倒霉了。

雪如楼暗自嘀咕,然后就见那原本怒起冰冷要逼易红仙人的两个派系的头领瞬时变了脸色;

“你”

“别的不说,现在你们只需好好看看,最基本的,我就压过你们。”易红仙人淡淡的把眼往身后一扫,瞬间,三个派系的头领都看向他身后,而后突然怔住;

远的不说,原本一个派系也就平均五十人左右,然而红派现在却是足有六十多人,除开人数正常的那个派系,另两个却是都只有可怜兮兮的三十多人,才有易红仙人这边的一半人数,看的几个头领脸色都不好了。

“广珍域即将开启,你们与其纠结那些早就死了大半年的那些死人,还不如好好想想,在接下来如何获利,毕竟,你们现在人数少了这么多,广珍域可不是好去的地儿。”

看着他们脸色都不好了,易红仙人只漫不经心的抬眸看向不远处那暗色层叠的凝固云雾,悠悠说道。

而她这话一出,那几个头领虽然不可能放弃,但是也不会在广珍域即将开启的时候,没脑子的再跑来折腾了。

毕竟,若真折腾起来,得利的必然是身后的黄雀,谁又会明知还去做那螳螂。

现在四个派系,除了易红仙人的红派手下依旧是五十多,还有一对兄弟头领的派系也是五十多外,其他两个派系都只有三十多人了。

对此,在那两个派系的人发现混在红派中的秋松仙人和桂田仙人后,那齐刷刷的怒目,只让易红仙人都忍不住回头看来;

“易红~!你这是何意~!竟然包庇如此残暴之人~!!”下一刻,不远处那一起为头领的兄妹俩只愤怒非常的冲了过来,虽然是在易红仙人面前愤怒质问,但是目光却是锁定在一旁,脸色发白的秋松仙人身上。

“你们派系的人,是死于非命,并非死

于他手,且他们早已死去大半年了。”易红仙人看着面前一脸愤怒的少女说道,而一旁同样面带怒意的青年没有开口,只在目光冷冷的停在秋松仙人身上;

“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把他交给我们,此事与红派再无干系。”

“他也一样,把他交给我,剩下的亦不关红派。”几乎在那青年话音刚落的瞬间,另一个派系的头领只冷冷开口,虽未上前过来,但那眸中和冰冷话语已经说明了一切。

“你们是想联手?”而面对两个派系的头领的逼迫,易红仙人不怒反笑,带着奇异笑容说道,让一旁一直没吭声,只围观的雪如楼不由一怔;

总觉得有人要倒霉了。

雪如楼暗自嘀咕,然后就见那原本怒起冰冷要逼易红仙人的两个派系的头领瞬时变了脸色;

“你”

“别的不说,现在你们只需好好看看,最基本的,我就压过你们。”易红仙人淡淡的把眼往身后一扫,瞬间,三个派系的头领都看向他身后,而后突然怔住;

远的不说,原本一个派系也就平均五十人左右,然而红派现在却是足有六十多人,除开人数正常的那个派系,另两个却是都只有可怜兮兮的三十多人,才有易红仙人这边的一半人数,看的几个头领脸色都不好了。

“广珍域即将开启,你们与其纠结那些早就死了大半年的那些死人,还不如好好想想,在接下来如何获利,毕竟,你们现在人数少了这么多,广珍域可不是好去的地儿。”

看着他们脸色都不好了,易红仙人只漫不经心的抬眸看向不远处那暗色层叠的凝固云雾,悠悠说道。

而她这话一出,那几个头领虽然不可能放弃,但是也不会在广珍域即将开启的